首页 - - 国际 - 汽车 - 财经 - 军事 - 旅游 - 娱乐 - 综合 - 科技 - 时事 - 健康养生 - 教育 - 社会 - 体育 - 文化

大庆油田60年:世界石油史上的奇迹|美孚曾耗资数百万美元得出

2019-11-20 19:20:44  

视觉中国

温|普张庆宇·陈九

大庆油田发现60年后的9月26日。

习近平总书记发来贺信,指出60年前,党中央作出了向东推进石油勘探战略的重大决定。广大石油地质工作者历经艰辛发现大庆油田,翻开了中国石油发展史上具有历史意义的一页。

正如贺信中指出的,1959年9月26日,三井松治喜欢喷洒工业油流,通过勘探发现了大庆油田。随后,举行了一次盛大的石油会议。60年来,大庆油田生产原油近23.9亿吨,为中国现代石油工业体系的建立做出了巨大贡献。

这是中国地质学家创造的世界石油史上的奇迹。

地质学家的艰辛追求

1914年,美国美孚石油公司在陕北进行石油地质勘探。它花了250万美元在延长、福石(现延安)、安塞、闻仲(现黄陵)和怡君寺钻了7口井,但一无所获。从那以后,中国的贫油理论在世界上盛行。

然而,中国地质学家一直对中石油抱有希望,并认为得出中国石油贫乏的结论还为时过早。1928年,在讨论中国的燃料问题时,李四光指出,“美孚的失败并不意味着中国没有石油可处理”。

此后,根据中国的地质特征,中国地质学家认为,虽然世界石油主要产于海洋地层,但大陆地层也能产油。经过长期艰苦的勘探,地质学家非常重视在大陆和海洋沉积物中寻找石油。然而,从地质构造与油田的关系来看,我国大多数地质学家认为,长期凹陷具有良好的产油和储油条件。

1953年,翁文博、谢贾蓉、黄庆忌、邱振新等人编制了1:800万的《中国含油区远景区划图》,将中国划分为11个含油区,松辽盆地为第六区。指出该区主要由侏罗系、白垩系和新生代沉积物组成,被定为第三纪远景区。

参观松辽盆地

1954年,地质部成立了全国矿产普查委员会(以下简称总务委员会)。这是矿产资源调查的组织协调机构。由地质部有关司局领导和主要地质人员组成。李四光是部长兼主任,刘一是地质部办公厅主任兼副主任。黄庆忌和谢贾蓉是常委。他们是总务委员会的实际技术领导人,也是后来的石油部的顾问。1955年初,在总务委员会的组织下,地质部召开了第一次石油勘探工作会议。会议决定将新疆准噶尔盆地、吐鲁番盆地、青海齐达穆盆地、四川盆地、鄂尔多斯和华北平原列为普查重点地区。会后,地质部决定成立五个石油勘探队,在上述地区开展工作。在人口普查会议之前,黄庆忌和谢贾蓉为提出寻找石油的任务进行了多次交谈和讨论。双方同意在四川盆地和鄂尔多斯盆地建立普查队,还同意必须在华北平原和松辽盆地进行普查。他们也在部长办公会议上提出了这个建议。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松辽盆地普查的建议没有被采纳。

会后,黄庆忌咨询了委员会年轻的地质学家,要求他们收集和查阅松辽盆地的所有地质资料,并起草了《松辽平原石油地质勘探设计任务书》。经过讨论,黄庆忌和谢贾蓉仔细修改和补充了委员会办公室发给东北地质局的任务书。后来,谢贾蓉起草了《松辽平原石油地质勘探工作方法》,并发送给东北地质局。根据《任务书》和《工作方法》,东北局迅速组建了松辽平原石油地质侦察组,制定了侦察计划,并布置了三条侦察路线:沿第二松花江两岸、沈哈铁路两岸、沈阳至阜新铁路沿线。从九月开始,三名路人马进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实地调查,并于1955年11月24日向人口普查委员会作了口头报告。他们提出松辽平原可能有储层和构造,推断这里有含油远景,建议尽快开展石油勘探和钻井工作。

党和国家领导人非常重视石油资源。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中国贫油论仍然缠绕在中国人民的心中。当时还不确定在石油工作的发展中是走天然石油还是人造石油的道路。

1953年12月下旬的一天,毛泽东主席在中南海聚祥书店接见了李四光。谈话中,毛主席关切地问李四光,中国天然石油的前景如何?根据中国地质学家的普遍看法和他们自己的研究,李四光以乐观和非常积极的语气回答了毛主席的提问。因此,1956年5月3日,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传达毛主席《论十大关系》的国务院秘书长以上干部会议上,谈到中国石油资源形势时说,“石油发展非常落后。首先,勘探情况不明。地质部长非常乐观。他告诉我们地下储量非常大,前景广阔。我们非常支持他的意见,现在需要工作。所以应该有一个独立的石油工业部。”

1956年元旦后,主持中央经济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陈云邀请李四光和黄庆忌到中南海就中国的石油战略进行磋商。1958年2月,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在听取石油部关于石油勘探问题的报告时指出,“东北、北方和四川三个真正有前途的地区是好的,应该积极为地质打井奠定基础。”他还要求“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在东北地区找到石油是好事。”他建议“石油部应组织并邀请地质部的所有地质专家来讨论并确定石油勘探的战略政策。”

毛主席洞察了国际形势和国内形势。为了调动国内外一切积极因素,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他在1956年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了关于“十大关系”的报告,并进行了政策调整。第二点是“沿海工业和内陆工业的关系”。此后,中国的经济建设从主要发展内陆产业转变为沿海产业和内陆产业并重的政策。这为石油勘探从西北向东部转移提供了政策支持。

1956年2月,地质部召开第二次石油普查工作会议,总结1955年石油普查工作,部署1956年任务。会议决定成立松辽平原石油调查大队进行石油地质调查。与此同时,1957年底成立并扩大了地球物理勘探队。

松辽平原石油勘探队和石油地球物理勘探队紧密合作,在松辽平原进行全面石油勘探。经过1956年和1957年两年的综合勘探研究,松辽作为一个大型中新生代沉积盆地,基本上由东部隆起、中部凹陷和西部斜坡带等构造单元组成。初步建立了白垩系松花江组盆地地层序列和沉积特征。许多地质观察表明,松辽盆地有一套烃源岩、储集层和盖层的陆相组合。该凹陷非常深,沉积岩厚度达4000 ~ 5000米的中央凹陷带是油气勘探的理想场所。

1957年,石油部Xi安地质调查局派出以邱钟健为首的综合研究小组,对松辽平原及其周边地区进行石油地质调查,收集现有资料进行综合研究。研究结果表明,白垩系农安组(嫩江组)具有良好的生油和储油条件。盆地分为三个含油远景带,盆地中心的青岗-扶余地区含油远景最大。

战略东移,两个部门联手:大庆油田发现

1957年3月,在地质部第三次石油普查工作会议上,黄庆忌做了《中国油气潜力景区初步意见》的报告,展示了在他的指导下编制的1300万张中国油气潜力区划图,提出鄂尔多斯、四川、华北平原和松辽平原为普查工作的重点,这四个地区在图上醒目地用红色标出。鉴于东部几个盆地的普查结果,1957年秋季,地质部党组决定将石油勘探战略向东推进,中央政府转发了这一战略向东推进的报告。

1958年1月,石油部提出1958年勘探任务,将松辽盆地、华北、塔里木等地区定为油气潜力区。同时,松辽盆地的勘探应与地质部门的普查相协调,选择有利区域,进行详细调查和详查,进行区域综合研究,并为钻井准备构造。

松辽盆地石油地质普查后,地质专家和地质部、石油工业部领导同志达成共识。1958年,地质部和石油部达成协议,在松辽盆地大力开展区域勘探。地质部的主要任务是寻找可以钻探的结构。石油部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参考井的钻探。为此,地质部从西部抽调了一批人员和物探钻探设备,组建了地质部东北石油物探大队,该大队将与松辽石油普查大队一起在松辽盆地开展区域物探和区域地质调查。石油部成立松辽石油勘探局,开展区域地质和地球物理勘探工作,寻找储油构造,为确定参考井位置做准备。

1958年人口普查后,地质部在松辽盆地发现了17个可以钻探的储油构造,包括大同镇长垣。石油部首先在人民镇和灯楼库两座建筑上钻了两口参考井。根据这两口井的资料和对盆地地质条件的综合分析,认为大同镇地区是凹陷中部的一个隆起区,有资格钻参比井,也可以在石油勘探中发挥作用。随后,地质部松辽石油勘探队、地质部长春地球物理勘探队和石油部松辽石油勘探局多次论证和谈判。1958年10月,松吉3井的位置被选在大同市西北地区小谢屯以东200米、高台子以西100米处。

1959年2月11日(第一个月的第四天)是春节,两次松辽石油勘探合作会议在地质部副部长何长恭家里举行。地质部副部长何长工、矿务局副局长孟继生、物探局副局长、总工程师顾徐工等出席了会议。石油部长秋骊、副部长康施恩、勘探部副主任陈深等。还有两个相关司局的领导和工程师,约30至40人。大家讨论了松辽盆地石油勘探的有利形势,总结了松辽盆地石油勘探的有利条件,明确了两个部门的分工与合作,批准了两个部门共同编制的总体勘探部署,批准了在高台子构造上钻松吉3井的计划。

讨论中,石油部长秋骊(在战争中受伤并失去左臂)跪在地上的地图上,用左臂指着地图讲述勘探部署。无臂左袖挂在一边,说话生动有序。所有参与者都被感动了。他还详细解释了7口深井的位置,其中包括宋集3井。最后,他指着地图,做了一个果断的手势,说:“我仍然打算在3年内夺取松辽。”何长恭开怀大笑:“哈哈!看来我们是一样的!这样,地质部将负责四个地质综合大断面,石油部将负责宋集3井等基准井的任务。让我们团结一致,携手共进,尽快赢得松辽。”会议直到下午1点才结束

1959年4月11日,松辽石油勘探局32118钻井队承诺在高台子地区钻松吉3井。钻井于7月20日完成,8月29日完成,9月26日原油泄漏。试验原油日产量为10.758 ~ 14.928吨,开创了大庆油田的新局面。扶余三号构造地质部门钻的27个孔也于9月27日产油,扶余油田被发现。

1959年冬天,为了纪念国庆前夕宋吉3井注入石油,大同镇改名为大庆,大同镇的长垣一个接一个地改名为大庆长垣。该长垣圈定的大庆油田命名为大庆油田。

1960年2月,石油部党团决定发动一场石油会议战争。2月20日,中共中央批准了石油部党组的《松辽会议战争报告》。5月1日,一万人的会议在萨尔州举行,宣布会议战开始。以王进喜为代表的数万名石油工人聚集在大庆长垣三个勘探区进行石油钻探。1960年6月1日,大庆油田生产的原油开始运往国外。

1960年,在三个勘探区完成了93口勘探井。圈定的含油面积和估算的地质储量证实大庆油田是世界级的大油田。

从1955年石油地质勘探到1959年石油生产,大庆油田仅用了4年的时间就被发现,这是世界石油史上的一个奇迹。周年油田建成后,它为中国提供了急需的石油资源,消除了中国石油贫乏的帽子。60年来,大庆油田生产原油近23.9亿吨,为中国现代石油工业体系的建立做出了巨大贡献。

大庆油田的发现具有重大的经济价值和科学意义。1982年,“周年油田发现过程中的地球科学工作”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

(作者:蒲庆余,中国地质科学院,中国科学院张陈九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编辑:国方

manbetx体育 彩客网 上海快三